摧毁百年传统?戴维斯杯大刀阔斧改革只为自救

2019-10-04 19:06 来源:未知

特约记者弈桑报道  

ATP去年叫嚣了大半年的2019赛制改革,最终变得不了了之,没想到的是,它最主要的竞争对手ITF却变到了前面!对,没错,就是那个过去给人以老态龙钟、缺乏创新精神之感的ITF,这一次他们率先下手的就是拥有百年历史的戴维斯杯!

原标题:搭上亿万富翁的新戴维斯杯,会是一次注定失败的革新吗?

图片 1

尽管面临着诸多的质疑和阻力,不过国际网联ITF在8月16日通过投票决定,将在2019赛季对戴维斯杯现有赛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,已经沿用了118年的分轮次、主客场赛制将不复存在。

“戴维斯杯”又称世界网球男子团体赛,是男子网球团体赛的最高荣誉,也是ITF除了大满贯赛外,最重要的网球资产。这个比赛每年举办一届,但和普通网球比赛只在一周或者两周内举办不同,这项赛事要从第一季度比到第四季度,世界组的16支队伍采用淘汰制,每个季度中都有一个周末要打一轮比赛,直到决出最后的冠军。

图片 2

皮克为网坛改革做主题演讲。

图片 3

虽然戴维斯杯在过去数十年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但近些年来关于它战线过长的抱怨已经越来越多,对于要求戴维斯杯改革的呼声也日益高涨。再加上ATP近些年来各种新的举措让他们的影响力逐年上升,还有类似拉沃尔杯这种“民间表演赛”的兴起也抢走很多流量,另外像四巨头和瓦林卡、德尔波特罗这样的顶尖明星都已经拿过戴维斯杯,随着年龄的增加他们的参与度必定会下降,使得这项赛事逐渐被边缘化的风险越来越大。

“一个亿万富翁怎么能参与并入股职业网球最重大赛事之一?一切都在谈钱,而不是为国出战,这让戴维斯杯完全没有意义。”谈起戴维斯杯赛制改革,两届大满贯冠军休伊特明显带着抵触情绪。近日,由罗德·拉沃尔、约翰·纽康比、肯·罗斯威尔及帕特·拉夫特组成的澳洲“名宿帮”,集体发声讨伐戴维斯杯改革。

“18个国家、1个城市、1个星期、世界锦标赛。”打开戴维斯杯官网,你会发现这是这项创立于1900年的百年赛事在2019年的新定位。

具体来看一下变化的细节。现在的戴维斯杯世界组共有16支球队,他们捉对厮杀,通过四轮的考验,在年底决出最终的冠军。而每一场比赛都采用“主客场轮流制”,这一点很像足球里的欧洲杯,但和后者有所不同的是,戴维斯杯每轮的比赛每支球队只会打一个主场或者一个客场,直到下次两队相遇才会进行主客场的轮换,而下次两队相遇可能是几年或者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的事情了。另外还有一点不同的是,戴维斯杯决赛也是采用这种主客场轮流制,而非像欧洲杯一样提前约定一个地点(此地点可能是第三国)进行。

正是这一切,让ITF痛下决心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,从2019年开始,这项赛事将在11月的某一周,集中在一座城市进行,由18支参赛队伍决出最后的冠军归属,这么一来,戴维斯杯将变成真正的网球世界杯!除此之外,合作的财团计划未来25年将投资30亿美元的巨资!这意味着球员们征战戴维斯杯不再只是为荣誉而战,而是和ATP以及拉沃尔杯一样,也将是为金钱而战!

在新提案中,戴维斯杯将取消主客场赛制,比赛被压缩至一周内进行,参赛队伍定为18支。如果ITF三分之二的成员认可新赛制,那么该提案即可顺利通过。

自从2018年8月ITF在奥兰多以71.43%的高票通过“戴维斯杯改革计划”之后,围绕着这项古老杯赛的讨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。

而新赛制则彻底摧毁了戴维斯杯原有的这种体系结构。先是在二月份,也就是原本的世界组第一轮比赛时间进行预选赛,产生12支晋级队伍。在11月底,这12支从预选赛突围的队伍,和4支去年的四强队伍,以及2支外卡队伍共计18支队伍,总共将会被分成六组,以小组循环赛产生八强,再通过淘汰赛决出最后的冠军,这就有点像足球里的“世界杯”了。另外,比赛也放弃了五盘三胜,而改为三盘两胜制。更重要的一点改变是,取消了原本的主客场制度,决赛阶段将在同一个场馆进行,比赛时间为一周。

而举办的时间放在11月份,这个时间是有些尴尬的,首先,它刚好和ATP的年终盛宴——年终总决赛时间撞车,看来两大组织届时将直接摆擂台。但如果时间挨得太近,球员们会做出怎样的取舍?如果改革后的戴维斯杯依然没有积分,或者积分微乎其微的话,短期内对顶尖球员的吸引力恐怕有限。另外,在一周内打完几轮比赛,真的比每个季度打一轮消耗少吗?在赛季末进行,会不会给已经透支一年的身体带来更巨大的压力?还有想要重现拉沃尔杯“费纳欢聚一堂”的轻松氛围,恐怕也不太现实,毕竟有了赢球的压力,无论如何也不再那么“好玩”了。再加上戴维斯杯的主办方们,不可能像拉沃尔杯那样主动去选择参赛队员,想要制造类似“费纳决”这样顶尖对决的小盘算不见得能够实现。

图片 4

日前,作为改革计划的最大推动者、戴维斯杯合作伙伴Kosmos集团的老板皮克拉上了自己在巴萨的队友梅西“入伙”,同时再次澄清自己并不是以“网球外行”的身份去网球界赚钱,更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印在戴维斯杯的奖杯底座上。

从这次改革的具体措施不难看出,主要是针对球员抱怨戴维斯杯赛制周期太长而作出的调整。在原有赛制中想要夺冠,球员就要从年初打到年尾,而且刚刚经历了漫长的11个月赛程,再加上五盘三胜和长年的舟车劳顿,疲劳程度可见一斑,戴维斯杯也因此被视作“最艰苦的赛事”。正是出于这个原因,戴维斯杯这些年来星光逐渐暗淡,很多大牌球星在拿到过冠军之后,继续参加比赛的愿望就变得寥寥了。

此外,这项改革除了时间相对集中之外,另一个最主要的变化就是取消了主客场制,而改在同一个城市进行。说得简单一点,如果说原来戴维斯杯的赛制是“欧洲冠军杯”,那么改革之后就变成了“世界杯”。其实主客场制度,一直以来都是戴维斯杯最主要的卖点所在,各支队伍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场地类型也是每一轮比赛的重要看点,而随着赛制的改变,我们恐怕再也看不到山呼海啸般的主场氛围了。而11月这个时间,如果不是在南半球,恐怕比赛场地又将是室内硬地,对于像纳达尔这样的选手,总决赛的场地选择已经让他们不满,现在戴维斯杯又这样真的合适吗?

“我对戴维斯杯的未来深表担忧,如果提案中的改变开始执行,这项最好的团体赛将难以存活,真正伤感的是所有国家的年轻一代几乎看不到他们的民族英雄。”作为1983年、1986年戴维斯杯冠军成员,帕特·卡什不希望本月进行的戴维斯杯改革提案能顺利通过。

但是,面对当下的多方面阻力,皮克会将戴维斯杯引向何方呢?

图片 5

当然,这也是改革者们在生死存亡之际做出的取舍,至于这种做法会让戴维斯杯重回昔日辉煌,还是丧失掉它最后一点个人魅力,从而加速自己的死亡?或许我们要等几年再看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与其坐着等死,不如寻求改变,哪怕最后的结果是主动赴死,那也死得光荣而悲壮。

今年初,ITF宣布与巴萨球星皮克创办的Kosmos公司展开一段为期25年总金额高达3亿美金的合作,意图就是帮助戴维斯杯实现改革。

图片 6

除了考虑到吸引球员的之外,ITF此次还有一个重要的考量,那就是它现在遇到了来自ATP,以及拉沃尔杯这样的新兴赛事的挑战,已经来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,所以不得不主动出击寻求改变。首先,ATP已经在今年温网期间宣布,将在2020年重启“世界杯团体赛”,届时会有24支队伍参赛,不但提供积分而且总奖金高达1500万美元,可以说是直接和戴维斯杯抢生意。另外,去年开创的拉沃尔杯,尽管不提供积分,但是其让人耳目一新的赛制和宣传,都十分符合当下年轻人的胃口。在这两者的双重夹击之下,老态龙钟的戴维斯杯的吸引力必将杯进一步削弱。

图片 7

2019年2月14日,皮克在戴维斯杯抽签仪式现场。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

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戴维斯杯的改革已经成为必然。缩短比赛周期和改用三盘两胜的做法应该是所有人都拍手称快的,但取消主客场制会不会削弱赛事本身的魅力呢?不但让五彩缤纷的网球版图又缺少了一块有色彩的拼图,也让它和ATP的“网球世界杯团体赛”看起来没有了任何的区别,缺乏辨识度是否会逐渐被边缘化?另外,新赛制下的冠军队伍,同样需要七天内打五场比赛,这还不包括有些人需要身兼双打,这真的就比原有赛制省时省力了吗?这些恐怕也都是需要担心的问题。

而Kosmos在选择比赛举办地时计划与美国亿万富翁拉里·埃里森联手,他们希望在加州举办这项赛事,财大气粗的后者是甲骨文集团的执行主席,同时也是印第安威尔斯赛的老板,拥有印第安威尔斯网球公园的设备所有权。在福布斯财富榜上,拉里·埃里森排名全球富豪榜第10位,资产超过了800亿美元。

展开剩余92%

不过“两害相较必取其轻”,在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,还是先活下去再说。对于戴维斯杯的改革,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已经表示了欢迎,毕竟无论如何,都是这项历史悠久的赛事,在面对新时代各种挑战下,为了挽救甚至重塑其辉煌历史,痛定思痛所做出的大胆尝试。至于最终的结果必然是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”,但与其等死,不如先试着改变,或许会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
“对于ITF协会和Kosmos公司提议的新的戴维斯杯模式我感到非常兴奋,我会全力支持这项计划。我乐于接受新的想法和契机,这也是我为什么不仅提供书面支持,而且会成为这项赛事投资者的原因。”73岁的埃里森说。

皮克和网球的情缘

 

图片 8

作为前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副主席阿马多·伯纳乌的外孙,皮克就是传说中“含着金钥匙出生”的人。

作为Kosmos公司的主席,杰拉德·皮克在Twitter上回复说,“就我个人而言是非常公开地欢迎埃里森先生加入这个项目。”

皮克的童年并不只有足球,网球也占据了非常重要的部分。“小时候我踢足球也打网球,之所以选择足球是因为我觉得我会在这个项目里做到更好。”

不过在充满戴维斯杯情结的名宿看来,与亿万富翁的强强联手略显激进,革新并没有让戴维斯杯真正“复活”,改革后的这项团体赛事甚至不能称为戴维斯杯。“ITF提倡的这项赛事不是戴维斯杯,你不能称之为戴维斯杯。”休伊特说。

长大后,皮克依然会在巴塞罗那的The Real Club de Polo俱乐部打球,那是一家创建于1897年的体育俱乐部,他和父亲一样都是会员。

图片 9

自从2013年和拉丁歌后夏奇拉结婚之后,这对夫妻也经常会被拍到去打网球或者观看网球比赛。他们经常会出现在巴塞罗那公开赛的现场,为西班牙天王纳达尔加油助威,也会现身罗兰加洛斯或者温布尔登,感受大满贯赛事的魅力。

相比前职业球员扎堆反对,现役选手对于戴维斯杯改革倒是容纳很多。“这是个值得一试的倡议,”纳达尔3月份在阿卡普尔科谈到。“显然,当原有模式不再完美奏效时,你必须找寻新的方案,戴维斯杯陷入这种情况已经很多年了。”

即使是在足球场上,关键时候他的脑海里也还是会偶尔跳出网球。

对革新举手赞同的还有德约科维奇,他说:“我说过很多年了,当下戴维斯杯模式确实不奏效,截止目前这种赛制非常糟糕。顶级球员并不会经常参加戴维斯杯,你会在一年参赛,随后一年便不会参赛。改革后它将吸引到更多关注,包括赞助商、媒体以及球迷。”

2007-2008赛季的欧冠决赛中,曼联和切尔西在莫斯科的卢日尼基体育场通过点球决胜。4比4后,只要接下来出场的特里打入点球,蓝军就将获得球队历史上的第一座欧冠奖杯。

图片 10

“我想到了网球比赛的赛点,胜利和失败之间只有一个球的差距。”坐在“红魔”替补席上的皮克在自传《回归之旅》里写道,“命运让特里踢丢了那个球,随后安德森和吉格斯都顺利进球,我们的门将在最后时刻挡出了阿内尔卡的射门。”

小威廉姆斯的教练莫拉托格鲁对改革同样持支持意见:“戴维斯杯需要改变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当法国队在2017赛季夺冠时,他们在打进决赛前没有碰到一位Top 40。整个夺冠进程他们只在决赛遭遇戈芬一位世界前十。它表明了这项赛事的现状。”大牌球员疏离,让戴维斯杯陷入不温不火难的境地,存在感越来越低。

2017年,已经在足球领域集西甲、国王杯、欧冠、欧洲杯、世界杯冠军于一身的皮克拓宽了自己的商业领域。 他拉上乐天创办人、主席兼首席执行员三木谷浩史、盛力世家董事总经理屈永恩等成立Kosmos国际控股有限公司,甲骨文公司老板 Larry Ellison也是他们的合作伙伴。

ITF主动求变寻求自救值得表扬,但他们试图打造崭新网球团体赛的想法没有得到球员广泛认可。

图片 11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大发快三计划发布于网球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摧毁百年传统?戴维斯杯大刀阔斧改革只为自救